依然没有工作人员过来查看

2020-01-14 16:25

“诚恳接受省环保厅的约谈和批评。我们一定不讲客观,拒绝理由,坚决不折不扣执行到位。”

宏观的表述,可能无法完全描述基层的痛感。对基层官员来说,这些企业是产值、是税收、是可能数以十万计人的饭碗,现在因为环保这么搞,经济怎么办?

镁光灯和摄像机的注视下,乌泱泱一堆人,五名地方政府一把手坐在最前面,接受这样毫不留情面的训话,说实话,我要是那五个县长区长市长,估计脸上的表情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儿去。

在媒体上公开披露这些镜头和细节,带来的可以是极高的行政效率,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领导的面子,确实很重要。

官员可能很无奈,很委屈,很难整,这我们都知道。但没辙,这以后还会成为一种常态——夏光透露,在十三五规划和环保的十年规划中,“强势环保”会成为一种硬性的要求和趋势。

作为一个曾经长期、当然现在也在长期深受环境污染之害的有志青年,岛叔可以负责任地说,像这次曝光的那样的河流和空气,在很多地方依然屡见不鲜。至少,这一次,我们能说,我们真的活在新闻联播里。

今天,在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李克强大谈“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和困难”,直言这种困难还可能持续,必须继续调结构、促改革。

“2014年辛集市排放废水年均cod和氨氮浓度分别高达311毫克升和98毫克升,分别超标2.89倍和3.91倍,其辖区军齐排干渠已成为我省水质最差的河流,其排放的高浓度废水,已对本地及下游河流沿岸生产生活造成了威胁。”

答案很简单,gdp增长的需求,就业的压力。岛叔十五年前每次回家都路过武安,这座钢铁之城,远远地望去,天空中仿似一个罩子,扣在市区顶上。最关键的是,这个罩子,是灰黄色的。

而如果分析这些地区行政官员的心理的话,这次被点名批评的邯郸武安市市长魏雪生的一番话,则颇有代表性——

普及一下,其实,环保部门的约谈并非什么稀罕事,实施了大概有10年了。但之前约谈的要么是问题企业,要么是一件环境问题,很少像现在这样就一个地区的整体环境问题进行约谈。

环绕京津的河北,某位岛叔的家乡,常年有7个甚至更多的地级市名列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前十位。以至于他北京听人抱怨起帝都的雾霾时,下意识的反应是耸耸肩:我觉得还可以,至少我家比这儿还差。

理论的论述和现实的操作之间确实存在巨大的差距和众多考量的问题。但现在基层的官员已经面临着棘手的“多重困境”——

环保部环境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则告诉侠客岛(xiake_island),更关键的变化在于,过去环保部对政府对约谈,大多是约谈副省长、副市长这样分管环保的副手角色,现在则变为直接约谈政府一把手。这么做的好处,是抓住解决问题的“关键少数”——能直接推动问题解决的政府首脑,就是这个“关键少数”。

的确,这次被点名的企业,很多是当地的主要经济产业。新兴铸管,武安当地的大国企,上市公司,环保数据弄虚作假;辛集市的那条河里漂着的废弃皮革,也是辛集这一“皮革城”特色所带来的压力和疼痛。

“环保部1月份检查时发现,新兴铸管有限公司脱硫历史数据弄虚作假,沧县忤龙乡废橡胶加工企业群生产冒黑烟。”

这或许与2014年的《环保部约谈暂行办法》有关,但更可以肯定的是与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环保法》有关。这部被称为“史上最严”的修订版法律中明确规定,地方政府对当地的环境问题负有责任。

夏光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说,环保从来不是反对经济发展的。一个地区的环境承载量是有限的,这种有限的承载量如何配置,需要行政部门考量。配置在诸如钢铁煤炭这样的产业上,可能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ok的,但是时过境迁,现在可能就变成了落后产能,失去了竞争优势。这个时候来做环保,事实上也是给当地腾出空间,配置更好的产能结构。

总有些未来的常态需要面对,总有些以往的规则再也行不通,总有些新的行事规则、执政思路需要转变。

而在今天的新闻中,我们听到的细节是:辛集市连夜召开常委会,部署整改,确保按时完成。

毕竟,这是一种“难堪”。山东临沂的市长,就在被环保部约谈之后说,“心情很沉重,但是决心也很大”,“我向你们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约谈”。

毕竟,相对于一人的乌纱帽、一时的脸红难堪来说,环境,才是千秋万代之计。

这条新闻中,暴露的不止是领导的难堪。那条全省最差的河流,在画面中黑水依然垃圾依旧,岸上需要掘起十几公分污泥,才能看到土壤原本的颜色;记者打电话给环保局反映情况,在“行行行我们去看一下”的回应后,两个多小时过去,依然没有工作人员过来查看。

事实上,如果检索“环保 约谈”这样的关键词,你就会发现,从去年开始,环保部门对地方政府首脑进行约谈的频率非常密集,称得上名副其实的“约谈季”。

一方面,来自环保部门的压力巨大,出了行政处罚之外,如果一个地区环境管理混乱,可能会对新上马的项目进行限制审批或者不审批;另一方面,生态现在已经在干部考核中占了20%的比重,如果做得差,可能会在考核中被“一票否决”;同时,来自群众、媒体的目光和压力,也让这些环境方面的“后进”地区如坐针毡。

比如,从去年年底开始,河南安阳、湖南衡阳、贵州六盘水、山东临沂、河北承德等地级市的“一把手”,都被环保部公开约谈过。最近一次,则是约谈河北保定,要求限期整改白洋淀的污染问题。